老顾客爱量身订做‧裁缝业式微仍有市

老顾客爱量身订做‧裁缝业式微仍有市(森美兰‧芙蓉9日讯)裁缝业曾于七十年代兴盛一时,洋装在当时被视为潮流服饰,裁缝师更是最热门的职业之一,来求当裁缝学徒的年轻人多不胜数。不过,随着成衣业崛起,加上网购的兴起,已使裁缝业逐渐走入夕阳。儘管如此,当了逾45年裁缝师的陈福光依然坚持用其裁剪缝纫的手艺,继续为民服务到老,使得他在此传统行业上仍然屹立不倒。目前,他的客源以身材较为肥胖或过瘦者佔大多数,以及一些喜欢量身订製衣裳的老顾客。俗语说,衣、食、住、行是人们的基本需求,衣服终究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必备品,人们往往会因应自己的身材、场合及目的选择衣服。因此裁缝师皆认为,裁缝业仍具有一定的市场价值,只是如今要学做裁缝者已少见,加上洋服手艺难学、且继承者少,在青黄不接的情况下,裁缝业或有可能随着他们退休后,渐渐式微。位于森州芙蓉沉香往市区方向交通灯处的老字号百迪尼时装屋(Patini),业主陈福光(60岁)见证了芙蓉裁缝业30年来的兴盛与衰败。陈福光自14岁入行至今已有逾45年裁缝经验,他接受《》访问时说,七十年代市道好的时期,裁缝业的生意源源不绝,有时一天还可接获高达数十套衣服的订单。继续为顾客服务到老“当时的洋装被视为潮流服饰,裁缝师更是最热门的职业之一,来求当裁缝学徒的年轻人也众多。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大约在2000年开始,成衣市场崛起,衣服随处可买之余也便宜,消费者为了省去量身订做的时间,宁愿购买现成的衣服。”他说,近年来网购大行其道,许多年轻人享受在电脑前按一按就可购买衣服的便利,加剧裁缝业的没落。陈福光指出,虽然传统裁缝业生意大不如前,甚至一年比一年差,不过还是深受注重合身舒适及裁缝手艺的老前辈及领袖级人士的青睐,尤其是较为难购买合适衣服的肥胖者或过瘦者。“老顾客仍然注重裁法,因为订製的衣服穿起来合身得体、端庄,且品质较为舒适耐穿,碰上佳节时期,老顾客都会一次做上三四套衣服。”陈福光的时装屋皆以男性洋装为主,包括长袖大衣、长裤、长袖衬衫、马来服装及社团制服等,顾客群皆来自华巫印裔,也有不少是外国人。他说,儘管农曆新年忙不停手的景况已不再,但他始终相信,有客户的支持与好评,对他的手艺是一种肯定,因此不管订单多少,他一样会做下去。儿时家贫学裁缝自製衣服陈福光指出,小时候的他家境贫穷,根本买不起衣服,只能穿破旧的衣服。直至他从老人家那里听闻,做裁缝就有衣服穿这句话后,决定投入裁缝业,为自己裁製衣服,没想到这一做就是45年。他说,当年,裁缝业是当年四大最热门行业之一,其他三门行业分别是药店、杂货店及茶档。他披露,当年的裁缝老师傅皆要求严格,而且以刁难的方式考验学徒的耐心,为了跟上老师傅的教学,他唯有慢慢自行学习恶补,甚至远赴吉隆坡当学徒,本着好学,自动自发的精神,最终熟能生巧,并在22岁那年当上老闆。“1978年,我在芙蓉最旺盛的街道波士街(Paul Street),现称严端路开启裁缝业,直至1982年在朋友协助下,把当年一间六十年代的老书店顶了下来,装修成目前的百迪尼时装屋。”当被询及为何以“Patini”这称号为时装屋命名时,他笑说,当年足球运动非常火热,他也热爱足球。“我在那段期间很欣赏一名法国球星Patini,当我从别处搬迁至现址时,就索性使用对方的名字为时装屋命名。”怀旧的陈福光提及,其实很多人都建议他装修时装屋,但他认为其时装屋越是老旧,越展现特色,因此至目前为止他依然让时装屋保持原有面貌。儿女没兴趣继承衣钵以夫妻档一同经营裁缝业的陈福光目前一星期营业六天半,他说,虽然裁缝业不会让人大富大贵,但一日三餐还算过得去,他相信要有一技之长,脚踏实地的实践梦想,是不会饿死的。陈福光与妻子育有1男3女,提及孩子是否有意继承他的衣钵时,他笑着摇头说,他们皆对这方面没兴趣,他也不强人所难,唯有随缘等待有意学裁缝的年轻人当学徒。对他而言,裁缝业的工作时间较为灵活,只要在期限内完成顾客的委託,其余的时间就可自由活动,而且能够兼顾家庭,业余时他还以歌唱作为消遣活动,参加无数次的歌唱比赛,甚至获得不少奖项。在严重缺乏裁缝师及学徒的情况下,陈福光劝请年轻妇女或是对裁缝业有兴趣的年轻人,可从事裁缝业,在家工作赚取生活费之余,还可兼顾家庭,一举两得。‧报道:龙登雯‧2015.05.09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