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治疗妳的心

性爱治疗妳的心

在年初上映的电影《性福疗程》(The Sessions)中,透过拍摄让我们了解到Cheryl Cohen Greene所从事了40年的「性辅导师」,这个充满争议性的工作——男士们在她的床上学习如何做爱,她更希望还有让他们学习如何爱人。在这个性辅辅导师的故事背后,性爱不仅是慾望,更能了解亲密感和分享于性爱关係中的重要性。

Cohen Greene她是性辅导师,收钱教导男性——包括超龄处男、残障者、虐待或创伤被害人,有勃起障碍、亚斯伯格症候群(自闭症)、自尊问题、各种恐惧症或严重表现焦虑的人─—硬起来并且持久,先是跟她,然后理论上,应用到跟真正性伴侣的关係上。


Cohen Greene是有学位的性学家,有旧金山的人类性慾先进研究所的人类性慾博士学位(DHS);十九年来,她是旧金山性爱资讯组织的训练人员之一,透过网站与电话热线提供民众免费的性爱资讯。身为辅导师,她的技巧偏向展示而非口述:像情人、像老婆、像心理医师、也像红粉知己,她藉着放鬆技巧与男女双方的性感带引导男性,教他们如何沟通,如何触摸,如何接受触摸。

亲密感的教育
在电影《性福疗程》推出之前,我们许多人从未听说过性辅导师是有原因的:在主流医学的领域,它被公认是最好遗留在百无禁忌的七○年代的实验。「民众严重曲解我的工作:她是为了钱而做爱的,」Cohen Greene说,「但是其实,到头来性爱的比例很小。」在她与客户的工作中,「不是病患,」她迅速纠正,「因为他们没有生病。」通常要超过一个月的疗程才能让个人準备好进一步接受任何性爱的触摸。「如果把娼妓想像成餐厅。我比较像是烹饪学校。我教他们工具,让他们可以向前迈进。」

性交未必是最后必经的结尾,有时候根本不在疗程之内。支持性辅导的人认为它能补足传统的性治疗遗漏之处。

「没有任何治疗师会做到这幺深入的程度,」Cohen Greene说,「跟他们交往,看他们的身体,在他们裸体时跟他们交谈。」这个行业有一部分创新源自五○年代末期的叛逆研究者William Masters与Virginia Johnson,作为一种临床实验,以治疗勃起障碍、早洩与性冷感等问题。初步结果显示很有潜力,虽然Masters和Johnson用此方式获得了自认空前的成功,但后来一名性辅导师的丈夫威胁把两人捲入离婚官司,他们就不再接受病患。

而到了现代,爱滋病对这行业也造成了冲击;然后出现了威而钢和犀利士,保证不需经历跟治疗师互动的花费与尴尬就能快速解决问题。「看看那些电视广告。看起来很有趣,」Cohen Greene说,「我做的是工作。这是治疗、亲密感、教育。」

迄今关于性爱辅导师工作的统计数字相当稀少。根据美国的专门机构调查,这个行业治疗早洩之类问题有90%以上成功率,相对于传统性教育与性治疗的40到60%成功率。客户在辅导师身上,找到了不只愿意接纳,也真的愿意拥抱他们自认最羞耻部分的人,在过程中发生的问题很少只侷限在卧室里面。

建立信心与看到优点
在Cohen Greene新出版的回忆录《亲密生活:性,爱,我的代理人伙伴之旅》中,她写到某位婚姻面临危机的男士,因为他有捆绑恋物癖,嗜好穿着紧身服装。当Cohen Greene满足这个幻想,男士终于能够解开埋藏多年、被褓姆虐待的童年回忆。

专门机构培训性辅导师需要透过一套深入的筛选过程,接着是100小时课程与可能长达几年的实习;受训的性辅导师主要学习放鬆技巧、身体形象疗法、注重各种感官,还有许多不只跟性爱相关的面向。但是很多事情没办法教。听起来或许老套,Cohen Greene天生有办法找出每个人美好的一面,与每次体验中令人愉快的地方。

谈到某个肥胖又容易发怒的客户:「他非常以身体为耻,不认为有人愿意触摸他。经过第一次治疗后,我们变得比较亲密,他触摸我。我抚摸他的背,他的皮肤好软好光滑。当然我感觉到了重量,但那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他闻起来很乾净,皮肤跟我磨擦时感觉很舒服,还有,后来发现,他很擅长亲吻。」

不论故事多幺甜美,总是会有问题。这行的职业道德是什幺?直指核心地问,她的老公不介意她上班的时候,她跟别人在自家床上滚来滚去吗?「不会,」她平心静气地说,「他知道这是我的工作。」但即使与她自己的伴侣能够这幺严谨地区隔自己的情感,话说回来,客户们也能吗?在电影《性福疗程》中,显然有客户爱上了Cohen Greene,而她至少回应了部分感情,看来几乎是无法避免的。

这些都是从未被爱或经历肌肤之亲的男人。他不发生感情回应才奇怪吧?「有时在疗程中,客户可能说『我爱你!』,我也可能说。在当下,那是实话,」Cohen Greene说,「但是他们应该带着新发现的自信与爱心,到外面的两性世界找个现实生活的伴侣。」

性爱辅导的风险
性辅导师的治疗效果如此之好,为什幺并没有应用在医学上呢?很显然的,「投射真正的情感」这是性辅导师无法跨出的风险,「这正是我不跟她们合作的理由之一,」纽约市的临床心理医师Judy Kuriansky博士说,她是哥伦比亚医学院的研究科学家团队一员,在七○年代初期曾经协助Masters与Johnson设计他们的治疗评估準则。

「客户培养出来的自信和熟练与离开最后一堂课感到的挫折,是有关联的。这是很深的情感连结,而且辅导师是完美女性。没有女人会这幺体贴又配合。这就是两难之处。并不是她们没有尽到职责。是做得太好了。有些人在现实世界难以调适,老症状又回来了。所以我自问,值得冒这个风险吗?对我来说,不值得。」

Cohen Greene也冒了相当大的风险,必须一再对客户敞开心胸。但是听听她的战史,例如,有客户压在她身上时掐她脖子,因为她令他想起前妻。妳会怀疑:为何要在自己家里、自己床上搞得这幺一团混乱?!但这是她的人生使命。「最大的满足就是看到客户改变,教他们如何爱人与被爱,」Cohen Greene说,「我常说,『我只是个女人』,但如果我能让他们学会—─这是女人想要的,妳必须这幺做—─教他们如何听女人讲话,那我们不就好过多了?如果我能够教化他们几个人,还有什幺更大的满足呢?」

这个关于性辅导师的故事,或许可让妳重新对亲密关係的了解,在两人的性爱过程中,了解与贴近是帮助彼此建立连结的最好方法。性爱不只是慾望,更是身体与心的亲密表现。

上一篇: 下一篇: